不吹不黑,中國科技真實底子,這篇文章講透了!

2019-07-18 11:36:49 金藍盟 87

圖片關鍵詞

    

導讀

中國科技只有“山寨”,中國科技全面超美?其實沒有那么玄幻,也沒有那么不堪,袁博士的這篇文章不吹不黑,從歷史的縱深及與世界老牌科技強國橫向比較,對目前中國所處的世界科技產品競爭格局進行分析,銀河技術流文章,值得細品。


中國科技只有“山寨”,中國科技全面超美?其實沒有那么玄幻,也沒有那么不堪,袁博士的這篇文章不吹不黑,從歷史的縱深及與世界老牌科技強國橫向比較,對目前中國所處的世界科技產品競爭格局進行分析,銀河技術流文章,值得細品。


對中國科技實力的評價,一向是個熱門話題。在美國對中興禁運芯片之后,這個話題的熱度更是達到了一個歷史高峰。


許多人從中認識到了核心技術的重要性,認識到了不是所有東西都可以買到,認識到了自主創新是國家的根本。這些是正面的效應。


不過,也有不少錯誤的想法和做法還很流行,我們正好以此為契機澄清一下。

一種常見的錯誤是胡亂吹捧中國的實力,動不動就誰誰震驚,誰誰慌了。

一個典型的例子是中微半導體設備公司創始人尹志堯的遭遇。

隔三岔五就有文章這樣報道他:“剛剛,這位中國老人,突然回國,美國人徹底慌了!”“中國再一次在核心領域突破技術‘無人區’,彎道超車,率先掌握5納米半導體技術!”尹志堯稱,這些夸大報道搞得他們很被動。中微不是制造芯片的,是為芯片廠提供設備的。他們多次要求把文章從網站撤下,但過一些時候,又改頭換面登出來,實在令人頭痛。

另一種常見的錯誤是反過來,把中國說得巨弱無比,認為所有講中國成就的宣傳都是假的。在這些人看來,中國前幾年“吹牛吹大了”,“到了中美貿易戰的這一天,我們才發現,一些吹得神乎其神的科技神話、工業神話,真的是神話”,“中國以為在某些方面已經超越美國,那是假象”。我們不妨把這類文章稱為“神話體”。

那么,中國的科技進步是神話嗎?答案當然是否定的。

總體上,中國排第一的科技領域雖然不是很多,但總是有一些,而大多數國家是一項都拿不出來。如果問中國排在世界前列的領域有哪些,那這個名單就相當長了,實際上包括大多數領域,例如衛星導航系統、航天、手機等。

許多人有一個誤區,就是看到中國強的地方,就極度興奮,而看到別的國家比中國強的地方,例如美國的芯片,就極度沮喪。

必須強調一下,這些反應都是錯誤的。世界是非常復雜的,科技是非常廣闊的。

中國在很多領域做得不錯,同時美國或其他國家也在很多領域強于中國,這兩者之間并不矛盾。

我經常批評中國的不足,介紹其他國家的成果。但是一碼歸一碼,中國實際取得的成果還是應該承認。如果你一定要數不出一個外國比中國強的地方,才能承認中國有成果,那你等于是把標準抬高到了一種荒誕的程度,好比在奧運會上,如果一個國家沒有包攬全部金牌就一無是處似的。沒有任何國家能達到這樣的標準,也沒有任何理性的決策是基于這樣的標準做出的。

說得再大白話一點,好比現在有1000個科技領域,中國在100個領域領先,美國在800個領域領先,那么正常的反應是承認差距,繼續努力。而許多人的反應,卻或者是把中國領先的全部抹殺,或者是把美國領先的全部抹殺。

成都武侯祠有一副著名的對聯:“能攻心則反側自消,從古知兵非好戰。不審勢即寬嚴皆誤,后來治蜀要深思。”

如果你問,對于中國的科技宣傳,對于中興事件的反應,應該是硬的好還是軟的好,積極的好還是消極的好?那么回答是,這些都不是關鍵,關鍵是,不審勢即寬嚴皆誤,不實事求是就怎么都不好。

把中國吹上天的“震驚體”和把中國貶入地的“神話體”,看似針鋒相對,其實在本質上是相通的,都是由于無知和懶惰,對世界做出一種最省力、最簡單的解釋。

省力的結果就是像哈哈鏡一樣,把現實照得面目全非。實際上,這些人的目的不是對世界獲得深入的理解,而只是情緒的發泄。最滑稽的是,這兩種文章還互相以對方的存在作為自己存在的理由,好像眾人皆醉我獨醒。

在不同的觀點之間,真正的區別不在于是捧還是踩,而在于是否實事求是。

一個觀點不會因為它是褒就自動正確,也不會因為它是貶就自動正確,只會因為實事求是而正確。只有在客觀認識現實的基礎上,才能根據現實而不是想象來決策。而為了客觀認識現實,關鍵就是要提高科學素養,既要了解具體的科學知識,也要了解科學的思維方式。

目前的世界科技格局究竟是怎樣呢?


1、傳統的世界科技產業競爭分四類


第一類,是美國占據壟斷地位的。


最典型的,就是芯片和操作系統這一硬一軟兩大產業。


一般人往往覺得美國特別強大,幾乎無處不在,其實呢,主要就是因為這一硬一軟,因為你平時用的手機、計算機都離不開芯片和操作系統。芯片和操作系統是兩個非常核心的產業,我們應該下定決心,付出巨大的努力去攻克這兩個核心產業。


第二類,是多國競爭,中國作為一個重要跟隨者的。


這樣的領域有很多,例如機械、石油、航運、飛機、手機等等。值得注意的是,這個競爭的多國當中并不一定都包含美國。因此,你如果是一個美國人,你也會很有危機感的,并不是像許多外人感覺的那樣,全面領先,穩坐釣魚臺。

第三類,是多國競爭,中國作為領先者的。


這樣的領域還不是特別多,但是已經有了一些,例如通信、高鐵、港口機械、民用無人機、數字安防。作為一個后發國家,這是中國的巨大成功。我們對于中國的信心,很大部分就來自這些成功的經驗。


第四類,是雙頭格局,一般是中美兩國遠遠高于其他國家。


典型的例子有兩個,互聯網和人工智能。這兩個都是普遍被認為對于未來非常重要,最有想象空間的,值得我們仔細分析。


先來看互聯網。請問,世界前十大互聯網企業,來自哪些國家?


回答是,美國有6家,中國有4家。其他國家呢?一家都沒有。


為什么會這樣?一個原理性的原因是,網絡是邊際收益遞增的。


就是說,如果一個網絡中現有的用戶越多,那么一個新用戶從網絡當中得到的好處就越大。


英國、法國、德國、日本等等老牌的發達國家,都沒有誕生世界級的互聯網企業,它們似乎完全錯過了網絡時代,一個基本的原因就是,美國在發達國家當中是人口最多的,美國的網絡企業長大得最快。


同樣的道理,中國在所有國家當中是人口最多的,而且我們其他的產業也已經發展到了相當高的程度,能夠給網絡產業的發展提供一切技術條件,因此中國的網絡發展也非常蓬勃。


現在中國的互聯網企業不但鞏固了國內市場,而且在國外攻城略地,在很多方面是引領世界潮流的,成為了未來一個非常重要的基本趨勢。

再來看人工智能。在這個方面,中國和美國的論文數和企業數都遠遠超過其他國家。深度學習(deep learning)是人工智能近年來一個主要的研究領域,下面這個圖是各個國家關于深度學習的論文數隨時間的變化。在原理、算法層面的基礎研究當中,還是美國占據主導地位。


中美比其他國家高一個量級,而且中國增長最為迅速。

各國在深度學習領域的論文數


其實不止是人工智能這樣的新興領域,在所有自然科學的基礎研究中,中國所占的比例都越來越大,整個世界的基礎研究正在向雙頭格局演化。


下面這張圖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,它用的指標叫做“自然指數”(Nature Index),這是由世界頂級科學期刊《自然》提出的一個指標,用來衡量各個國家或者各個研究機構的基礎研究的產出。

我們看到,自從有自然指數的統計以來,也就是2012年以來,美國就一直是第一,中國一直是第二,德國一直是第三。


你也許會問,這個圖是到2016年,那么2017年的數據是什么樣的呢?回答是:最近《自然》雜志修訂了自然指數的計算方法,擴大了數據來源。按照新的計算方法,中國的自然指數在2017年又上升了13.3%,而美國下降了1.4%。


現在美國的自然指數大約是中國的2倍,中國也大約是德國的2倍。


如果我們問,第一集團包含哪些國家?


大家都會同意,第一集團只有一個國家,就是美國。


那么,第二集團包含哪些國家呢?這就是個有趣的問題了。


你可以說,中國和英國、法國、德國、日本一起,構成一個第二集團。


你也可以說,中國單獨構成一個第二集團。


無論如何,中國的上升是一個最引人注目的大趨勢。


2、第5類科技與中國科技的世界定位


好,讓我們回到產業國際競爭格局的掃描。在前面說的那四類之外,其實還有第五類,就是由中國開創的。


這一類目前只有一個例子,就是量子保密通信。由于時間關系,我們不能在這里詳細解釋量子保密通信的原理,只能簡略地說,它是人類已知的最安全的保密傳輸方法。


2016年8月16日,中國發射了世界上第一顆量子科學實驗衛星“墨子號”。


一年以后,墨子號成功完成了預定的三大科學實驗任務,包括衛星和地面站之間的量子保密通信。2017年9月,中國開通了世界上第一條量子保密通信的干線“京滬干線”,在從北京到上海2000公里的距離上向金融等部門的客戶開始提供服務。


這些成果標志著,中國率先把量子保密通信從實驗室推進到了接近產業化的階段。這是近代以來第一次由中國創造一個新的產業,是具有里程碑式意義的。


中國既然可以開創一個產業,當然也就可以開創第二個、第三個新的產業。


我們不但要在已有的跑道上爭奪第一,還要開創新的跑道!


好,在做完這一通掃描之后,我們觀察到什么樣的圖景呢?


中美兩國有一個共同的特點,就是參與競爭的領域特別多,在絕大多數的領域當中都在力爭上游。


好比有人參加奧運會,參與了一大堆的項目,跑步、游泳、射箭、舉重、乒乓球、自行車全都來。先不論他在每一個項目得到第幾名,單憑能夠參與這么多項目,他就已經是一個了不起的運動健將了。


實際上,外界越來越多地把中國和美國看作當今世界的兩個超級大國,這就是原因之一。在絕大多數領域都有能力參與,是中美作為超級大國的特色,是跟英國、法國、德國、日本、俄羅斯、印度、韓國等等最大的區別。


說了這么多,也許有些朋友仍然在擔心,美國在芯片上卡我們脖子。這個問題當然需要認真面對,不過我要指出一點:你現在在擔心的是這個問題,就已經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了。讓我們把視線轉向歷史的縱深,給中國在時間軸上做一個定位,你就能明白我這話是什么意思。


3、從歷史縱深理性看待中國科技成果


回想一下,40年前剛剛改革開放的時候,中國是一個什么狀況呢?


當時外國輿論的一個非常常見的評論是:中國提出了規模宏大的現代化計劃,真是可喜可賀,不過這個花費要以萬億美元計,大家都不知道如何籌集到如此巨量的資金,——這得賣多少石油、煤炭、木材啊?

你看,在那時的人看起來,中國要賺錢只能靠賣原材料,這是不證自明的!


當時我們自己的宣傳,也經常是這個調調。


著名的相聲藝術家馬三立有一個相聲,叫做《西江月》,用填詞的形式歌頌黨的十二大召開,里面就有這樣幾句:“中國地大物博,資源豐富無窮。在哪兒開采都現成,足夠萬年使用。油田煤礦普遍,森林樹木山峰。金銀錫鐵鎢錳銅,自己就往外拱。”


事實上,當時我們提出過要建“十個大慶”,希望通過賣石油來籌集資金。


但是這個愿望沒有實現,因為我們的油田并沒有相聲里說的那么“普遍”,跟沙特真是沒法比!


現在大家可以想一想,有多久沒有聽到“地大物博”這個說法了?


我們不講“地大物博”了,是因為這是個弱勢的宣傳方式,就像“主要看氣質”,人家一聽就知道你拿不出其他高大上的優點了,只能講這種沒有技術含量的。


那么,實際的歷史軌跡是什么樣的呢?


中國籌集到了巨量的資金,成功地支撐了現代化建設,但是并不是來自出口原材料。那時沒有人能想到,中國變成了一個出口工業品的國家!更沒有人能想到,中國變成了工業產值世界最高的國家!


在我小的時候,政治課本上經常說,發達國家用工業品交換發展中國家的原材料,是一種不等價交換,是一種剝削。


當時看著真是挺義正辭嚴的。大家有沒有注意過,這種說法是什么時候從政治課本上消失的?消失的原因顯然是,我們就在用工業品交換其他國家的原材料!包括很多發達國家的原材料!而且我們成了世界上出口工業品最多的國家!


好吧,我們再也不提所謂不等價交換了,宣傳基調變成了“和諧世界”、“人類命運共同體”,這可真是……令人欣慰啊。


在改革開放之初,雖然全國人民喜迎所謂“科學的春天”,熱情傳誦陳景潤和科大少年班的事跡,但是以現在的標準看來,當時中國人民對于科技的理解是比較膚淺的。


其實應該說,那是相~當~的~膚淺。膚淺的一個典型的表現,就是不清楚自己的定位。


例如1977年,鄧小平邀請30位科技界的代表在人民大會堂召開座談會,我國半導體學界的靈魂人物王守武說:“全國共有600多家半導體生產工廠,它們一年生產的集成電路總量,只等于日本一家大型工廠月產量的十分之一。”鄧小平跟王守武說:“你們一定要把大規模集成電路搞上去。”


好,然后鄧小平提出了一個時間期限。大家來猜一猜,他說的是多長?


鄧小平說的是:“你們一定要把大規模集成電路搞上去,一年行嗎?”


回憶這樣的有些滑稽又有些悲傷的往事,不是為了嘲笑任何人,只是為了讓我們記住,我們當年曾經落后到什么程度,更加珍惜前輩們的篳路藍縷,現在做出更大的努力。


實際上,當時我們連吃飯問題都還沒有解決。新聞整天在那兒報糧食產量增長了多少,人均糧食達到了多少,作為振奮人心的喜報。


在九十年代之前出生的朋友們可能還記得,以前我們有一樣寶物,叫做“糧票”!那時買糧食不是有錢就能買,而是必須要有糧票,少年朋友們聽著有沒有感覺不可思議?不止是糧票,還有肉票、布票、油票等等。這些票證,就是短缺的典型表現。

1992年,我14歲到科大上學的時候,錄取通知書上說,報到要帶500斤糧票。而且必須是全國糧票,省級的糧票不行哦。到了第二年,1993年,中國廢除了糧票,我帶的這500斤全國糧票終于成了紀念品。你看,僅僅是25年前,我們才解決了糧食供應問題,不再擔心吃不飽飯了!


時光如流水,到了二十一世紀初,中國經濟的爆發式增長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。

這時再也沒有人認為中國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國家了,不過絕大多數觀察僅僅集中在經濟上。那時還很少有人關心中國的科技水平,如果說有的話,最常見的評論也是:中國全靠山寨!


好嘛,中國科技的代表就是山寨。回頭看起來,當時無論是中國媒體還是外國媒體,大都對中國的位置做出了嚴重的誤判。


在很多人把“中國全靠山寨”當成了默認的事實之后,常見的評論還有善意和惡意之分。善意的就是說:中國不能總靠山寨,將來總是要自己研發的。惡意的就是說:中國只會山寨,因為中國人不會創新。


請注意,“中國人不會創新”不只是外國人的說法哦,我親耳聽到過中國人這么說,而且是地位相當高、對社會有很大影響力的中國人。


我后來對科學傳播有熱情,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受到了這樣的刺激。我當時就在現場反駁了他,后來也不斷地在反駁類似的論調。大家是不是也遇到過這樣的事?是不是也想反駁這種謬論?我支持你!


2008年左右,很多媒體在轉載一篇文章,號稱是來自蘭德智庫的,標題叫做《2020年,中國將會是一個非常窮的國家》。蘭德智庫確實是在2005年出了一個預測中國前景的報告,這是報告當中的一句話。但這篇文章呢,是把蘭德智庫的一部分原文和一些人的私貨拼貼在了一起,湊成了一篇對中國人的謾罵,結果許多媒體還當真地轉來轉去。


在差不多的時間,還有許多人在轉載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的一段話,出自她的著作《治國方略》。撒切爾夫人說:“中國成不了超級大國,因為……今天中國出口的是電視機,而不是思想觀念。”


現在我們知道,這些論調都是錯誤的。實際上不用到現在,當時我就知道這些論調是錯誤的,因為我知道中國有很多創新。但當時的媒體是怎么做的呢?很多媒體就屬于“傻白甜”,人家說什么就信什么。他們直接就認定了中國是一個沒有創新的國家,然后以此為前提,反思了一通中國的這個問題那個問題。其實我一點都不反對反思,但你首先應該把事實搞清楚啊!


如果你能想起這些不是很久以前的往事,你就會注意到,現在你擔心的不是吃不飽飯,不是沒有足夠的原材料出口換錢,不是“中國人不會創新”,不是“高鐵請慢些走,等一等你的人民”,而是“中國的芯片不如美國”,這已經是一個多么巨大的進步了!


別忘了,芯片可是美國壓箱底的殺手锏,我們解決吃飯問題才20多年,就打到了最后的關卡,還要啥自行車!


事實上,如果我們把視線向歷史縱深放得更遠一些,我們就會發現一個更加驚人的道理:當你進入高科技的競爭時,在某種意義上你就已經勝利了。


這里的關鍵在于,科技競爭并不是戰爭,雖然我們經常這么比喻。


戰爭是破壞性的,用博弈論的術語說,戰爭是零和博弈,甚至是負和博弈。


而科技競爭是正和博弈,因為科技是第一生產力,是把蛋糕做大的。在科技競爭中,并沒有傳統意義的失敗者,實際上所有的參與者都會從科技進步中獲得好處。在這個意義上,科技是全人類共同的事業,而且是全人類最偉大的事業。


這就是為什么,各國的科學界都天然地樂于幫助其他國家的科學進步,科學家是天然的國際主義者。我在美國的博士后導師們都跟中國有很多合作,為很多中國科學家提供過熱心的幫助,包括中國量子化學的兩位奠基人徐光憲和唐敖慶在內。同樣的道理,中國的科學界也在幫助很多國家的科學進步。


我們希望中國的科技超過美國,但絕不是希望美國下降,而是希望中國上升。

在這個方面,全世界的科技工作者都天然地站在一起。我們希望的是,中國、美國以及世界上所有國家,大家都在進步,為人類創造出無限的可能性。

4、一個國家如果成為了以科技為基礎的工業國,那么它再怎么都不會太差。


例如意大利,一提到這個國家你可能想到很多笑話和吐槽,但是別忘了,即使經過兩次世界大戰的勝利,意大利仍然是一個非常富裕的國家。


是的,我說的是“即使經過兩次世界大戰的勝利”,這是因為意大利在兩次世界大戰當中都成功地跳反了,跳到了戰勝國的一方,堪稱神走位!


如果你對意大利的了解超過意大利面和意大利炮,那么你就會知道,意大利的汽車、機械和化工產業都是十分強大的。


例如法拉利、瑪莎拉蒂、阿爾法·羅密歐等豪華汽車,都是意大利品牌。


現在你想起意大利的實力了吧?


同樣的道理,還有德國。


即使經過兩次世界大戰的失敗,德國仍然是一個非常富裕的國家。


這是因為,德國的汽車、電子、機械、化工、光學等等許多產業都非常發達。


德國的強項我就不用多介紹了,甚至有時你會感到德吹太多了,已經吹過頭了。


同樣的道理,還有荷蘭。


即使自從英國崛起以來就退出了大國爭霸的舞臺,還在二戰當中一上來就被德國推倒占領了,荷蘭仍然是一個非常富裕的國家。這是因為,荷蘭的食品、化工、煉油和電機等等產業十分強大。


與芯片相關的,就有一個重要的例子:荷蘭的ASML是世界上最大的光刻機巨頭,最先進的半導體加工技術全都要用到ASML的光刻機。


最近中國芯片業一個重要的進展,就是中芯國際訂到了一臺ASML的極紫外光刻機,價格1.2億美元,預計2019年交貨。能買到就要謝天謝地,這是什么樣的概念!

總體而言,十九世紀時的工業國現在仍然過得不錯,因為它們仍然是科技先進的工業國。工業國跟農業國有質的區別,因為科技能帶來無限的增長可能,而農業的增長空間十分有限。這才是基本面,好比冰山在水面下的八分之七。


我們經常在新聞上看到這些國家的各種奇葩事,比如又鬧罷工啦,政府又難產啦,這些都屬于冰山露出水面的八分之一。不是說這些負面新聞不重要,但如果只看到這些,你就遺漏了基本面,低估了這些工業國的實力,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,古人把這種錯誤稱為:明察秋毫之末,而不見輿薪。


反過來,如果一個國家的發展不是建立在科技的基礎上,那么即使現在是富裕的,也并不可靠。


例如拉丁美洲和東南亞的不少國家,落入了所謂“中等收入陷阱”,根本原因就是它們沒有成功地發展科技。又如一些西亞國家,靠賣資源就富了,但自己幾乎毫無技術能力,如果沒有外國工程師,連自己的石油都開采不出來,我們會羨慕這樣的國家嗎?


在這個意義上,中國近百年來不懈奮斗的一個重大成果,就是把自己提升到了高科技競爭的層次。


到了這個層次,只要自己不作死,像蘇聯、南斯拉夫那樣亂來把自己搞分裂了,就無論如何都不會太差。因為,科技才是人類發展的正道,我們應該走正道。


我們應該樹立這樣的價值觀:科學本身就是好的。就基本的動機而言,科學只是為了滿足好奇心,而不是為了實用。但是當發現了新的原理之后,科學的用處卻會遠遠超過單純追求實用的做法。科學,是人類最偉大的“無用之用”!


實際上,科學對于中國人是一個新鮮事物,是一種新的思維方式。


想想看,在遇到問題的時候,我們怎么尋找解決方法?


以前我們最習慣的思路是,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。還有就是,發揮組織能力的優勢。或者層次更高一些,發揮信仰的力量。


這些都很好,但都不是用科技來解決問題。


而到了現在,越來越多的人的思路是,開發一個新的軟件,制造一個新的機器,或者提出一個新的原理。習慣于用科學技術來解決問題,這就是一個了不起的進步,是現代社會的一個本質特征。


因此,我希望大家注意到一個重要的定位:今天這個時代,是中國第一次擁抱科學!中國的科學在世界上地位最高的時代,就是現在,而不是歷史上的任何時期!


當然,中國的科學以后會在世界上占據更高的地位。這需要所有人都付出努力,都為科學事業做出貢獻。諸位朋友們,我期待著你們的貢獻!


河北快3走势图开奖结果